原作者·寻春秋

胡奇才中将本名胡其财,1939年,他向组织报告自己要和夫人王志远结婚,时任山东分局书记的朱瑞在报告上批示道:“同意胡奇才同志与王志远同志结婚”。此后胡奇才就成了胡其财的新名字。

后来有人对胡奇才开玩笑说:“胡司令,现在大家都抢着发财,你要不要把你的名字改回来?”胡奇才回答:“谁爱发财就让人家去发财吧!”

老上司王树声大将向胡奇才道歉:当年我不该打你,我有些野蛮

开国中将胡奇才1914年出生于湖北黄安县,黄安县现在已经改名为红安县,而红安县有一个别名叫“将军县”。

在革命的岁月里,红安县一共出过223位将军,其中开国上将8名,开国中将12名。而胡奇才就是这12名开国中将中的一位。

1927年11月,黄安和麻城爆发了著名的黄麻起义,黄麻起义所创建的红军和根据地,就是后来红四方面军和鄂豫皖根据地的前身。

但当时胡奇才并没有参加这次起义,因为他当时只有13岁。

黄麻起义后,共产党员张楚峰来到了胡奇才的家乡教书,他对胡奇才走上革命道路起到了启蒙和领路的作用。1929年,胡奇才亲眼看见敌人把他的这位老师抓到河边杀害了,胡奇才因此加入了少先队,并在一年后加入了红军。

此后,胡奇才参加了鄂豫皖根据地的四次反“围剿”,1933年,只有19岁的胡奇才就当上了四方面军11师35团的政委。此后他随四方面军一起转战千里,开创了川陕根据地。这期间他又被任命为红11师和12师的政委。

胡奇才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师级干部,这和他作战勇敢,不怕牺牲有很大的关系。胡奇才参军最初的3年里,就负伤5次,很多次都是死里逃生。

胡奇才晚年回忆,有一次打仗,自己突然感觉双腿软了,情急之下连忙向前打了几个滚,爬起来后一口气跑了几里地,才发现是自己的左腿中弹了。还有一次,胡奇才突然感觉自己头皮发麻,滚下山崖就昏死过去了,醒来后看见血流了一地,一看原来是头部受了重伤。

胡奇才说:“人体是有保护机制的,受了伤一开始感觉不到,见了血才吓一跳。”

1931年打黄安战役,一颗流弹飞来,命中了胡奇才背上的一颗的手榴弹,手榴弹当场被打成两截,还好没有爆炸。可见武器质量差有时候也能变成好事。

作为红四方面军的老兵,胡奇才对这支部队可谓充满了感情。他记得在四方面军长征的过程中,徐向前元帅是全军最忙碌的那个人,他每天都要处理无数军务,但他依旧沉稳镇定,应付自如,那种大将之风给胡奇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胡奇才还记得,徐向前元帅虽然身体瘦弱,平日里寡言少语,但他却非常有军人的勇武气质。在四方面军还没长征前,胡奇才总能看见徐向前穿着一身打补丁的衣服,在单杠上翻滚旋转,训练得极为认真,直到浑身大汗淋漓才肯停下。

红四方面军的很多老战友都和他关系很好,比如许世友上将,当时以能喝酒闻名全军,一碗酒端起来两三口就喝完了,他自称自己是“吃肉喝酒的和尚”。许世友在四川清江渡驻防时,常常会邀请友邻兄弟的将领过来与他喝酒。

胡奇才也记得他曾经的上级,担任过30军和31军军长的余天云烈士,关于余天云的死因,至今众说纷纭,他的弟弟余天生说,哥哥是因为遭到张国焘的打击,抱屈而终的。

胡奇才同意余天生的说法,他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余天云是很能打仗的,功勋也很大,但他为人耿直,敢作敢当,脾气倔,性格强,经常当面顶撞张国焘,结果就被张国焘打击了。一次负伤后,战士们抬着余天云过丹巴马河铁索桥,余天云不满张国焘对自己的处置,就顺势从担架上一滚,掉到河里了。

胡奇才每次谈到余天云的死,总是惋惜不已。以他的能力和资历,他的年轻,如果活到建国后,至少也会是个上将。

胡奇才认为,张国焘领导下的红四方面军在一些地方做得确实不如中央红军好,比如初期红四方面军里,上级打骂下级的情况时有发生,就连年轻有为的胡奇才也曾有过亲身经历。

胡奇才回忆,有一次自己在行军休息时因为太累,就蹲下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间感觉有人踢了自己一脚,随即就是两记耳光飞了过来。自己从梦乡惊醒,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上级,11师师长倪志亮(开国中将)。

还有一次,胡奇才率部作为先锋,为大军探路,结果误把“燕门关”当成了“雁门关”,把行军的方向带错了,当时担任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的王树声大怒之下,打了胡奇才两个耳光。

全国解放后,王树声回忆起这件事总觉得心有愧疚,他对胡奇才道歉说:“我当时确实有些野蛮了。”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毛泽东在井冈山时期提出的,其中一条就是“不打人骂人”,但在四方面军和中央红军会师前,他们并没有能接受到这一正确的教育。

胡奇才:我死后要回塔山,这样我的灵魂才能安稳

胡奇才率部到达陕北后,进入抗大第三期学习,毕业后奔赴山东战场,担任山东纵队第八支队副司令员,后来又担任第四支队政委,第一支队司令员等职。

胡奇才在鲁中抗日根据地期间,屡战屡胜,留下了赫赫威名。1986年夏天,时任济南军区政委的迟浩田去沂蒙山一带工作,途中遇到一位垂钓的老人,迟浩田告诉他,自己当年就在沂蒙山战斗过。老人问他知不知道沂蒙山有个胡将军,迟浩田问是不是胡奇才将军。

老人笑着回答是的,随即手舞足蹈唱了一首当地的民谣:胡奇才,郑永刚,指挥八路打冶源,打死鬼子三十三,活捉一个翻译官。

几十年前的事情,这位老人竟然记忆如此深刻,这让迟浩田吃了一惊,回到北京后,他特地把老人的歌词写了一幅字送给胡奇才。

解放战争开始后,胡奇才参与指挥了著名的新开岭战役和塔山战役,尤其是塔山一战,足以让胡奇才青史留名。

后来军史学家评价说:如果说锦州是东北的大门,那么塔山就是这扇大门的门栓。塔山战役能否成功,对整个东北战局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胡奇才说,当时整个东总都对塔山极为关注,电影《大决战·辽沈战役》中林彪的台词:“告诉程子华,我只要塔山,不要伤亡数字”,是确有其事的。同时,林彪还对镇守塔山的4纵领导见过:“丢了塔山,我要你的脑袋。”

林彪的这两句话都很简短,但力有万钧。

胡奇才晚年回忆,1948年10月11日,林彪和东野总部给4纵发来急电,点名要求点名让自己负责塔山前线的指挥工作,并专门派了东野作战处处长苏静到4纵督战。当时胡奇才是4纵的副司令员。

胡奇才说,自己在不久前和参谋长李福泽一起逛街,刚刚买了一本《三国演义》,两人还对里面马谡失街亭的故事讨论了很久。他当时怎么也没有想到,过了没多久,自己也担负起了守“街亭”的千斤重担。

在此后的6天6夜里,胡奇才和前线12师的指战员们同生共死,在塔山顶住了敌人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以及一轮又一轮猛烈的冲锋。

这次战斗的惨烈,在整个解放战争中都是数一数二的,阵地上尸堆成山,血流成河,20多米宽的饮马河里填满了尸体,爆炸的巨响,战士们的呐喊和呻吟充斥在空气中,当时东北气温已经很低了,但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散不掉的尸体的腐臭味,熏得人头晕脑胀,恶心呕吐。

林彪要求胡奇才每天要向他报告前线的最新情况:歼敌数量,伤亡数量,弹药补给情况。当胡奇才把战场上臭气熏天的情况报告上去后,林彪说:“我有一个办法,你们可以在战场上撒些香水。”胡奇才不解地问:“什么是香水?”林彪回答:“就是女人用的香水。”

一场战役惨烈、悲壮到了如此地步,实属罕见。

这一仗,胡奇才没有做马谡,四纵的战士们也不是蜀兵,他们守住了塔山,保障了攻锦任务的胜利完成,他们的功勋是永垂青史的。

10月16日,蒋介石得知锦州失守,气得饭也没有吃,坐上专机就去了塔山上空,他想看一看看,自己的三个军在海军和空军的配合下,怎么就是打不下这个小小的塔山。

此后东北乃至全国的战局急转直下,据记载,蒋介石因此在北京和南京两次吐血。

建国后,胡奇才曾先后4次重返塔山,他每次都会站在当年的前沿战地上沉默、沉思。晚年他对自己的妻子说:“我是塔山阻击战的幸存者,我常常在梦里梦到这个地方。我死后一定要回塔山,只有这样,我的灵魂才能安稳。”

在胡奇才将军的家中,多年来一直悬挂着一副比例为二万五比一的《塔山阻击要图》,这幅地图宽一米,长一米五,是当年苏联电影制片厂拍摄电影《中国人民的胜利》时特制的。胡奇才闲下来常常会盯着这幅地图看,追忆过去艰难的岁月和英勇牺牲的战友们。

胡奇才病逝后,家人遵照他的遗嘱将他葬到了塔山,胡奇才将军魂归故地,想来在天之灵也能无憾了。

和他一样放不下塔山的还有7位将军,他们也都是塔山阻击战的幸存者,他们分别是四纵司令员吴克华中将,四纵政委莫文骅中将,四纵副政委欧阳文中将,四纵参谋长李福泽少将,四纵12师师长江燮元少将,四纵12师34团团长焦玉山少将,四纵12师34团政委江民风少将。

他们都在遗嘱中明确要求死后要归葬塔山。

如今,这八位将军和塔山734位遗骸尚存的战士一起,被合葬在葫芦岛塔山革命烈士陵园。

据胡奇才的记录,塔山阻击战共伤2367人,亡787人。胡奇才说:“当时我们是准备以一万的伤亡代价来守塔山阵地的,官兵们都写了血书。林彪把总预备队也调上来了,准备伤亡太大时随时接替战斗。”

胡奇才将军晚年著有回忆录《坎坷的路》,他在书的扉页写道:

“得天下不易,我们无数先烈的牺牲换来了今天的胜利和平安的日子,东北解放战争中牺牲52288人……他们的事迹永存,他们的英明永存。”

胡奇才将军的晚年岁月:看完香港回归后与世长辞

四野入关后,胡奇才旧病复发,不得不去沈阳接受治疗,49年9月,他被转到北京。周恩来听到胡奇才到了北京,便专门接待了他,还非常详细地询问了踏上战斗的情况,并安排他见了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

此后,胡奇才担任辽东、辽西军区司令员,沈阳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等职。从南京军事学院毕业后,他被任命为解放军工程兵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司令员为陈士榘上将)。

他在工程兵部队任职期间,曾参加过天安门、人民大会堂、钓鱼台等重要设施的修建和维修工作,也参与过“两弹”实验基地的保密建设。期间他因工作劳累多次昏厥,倒地抽搐。

1955年,他被授予开国中将衔,并同时获得了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胡奇才工作认真,生活朴素,据他的秘书韩保杰回忆,胡奇才家里的沙发用了几十年,沙发布都已经褪得没有颜色了,但他一直不肯换。

工程兵部队平时大都在山区施工,胡奇才下去视察时,常常会收到一些当地的土特产和水果,胡奇才吩咐秘书收到东西后必须如数付款。很多下级不理解,认为这些水果土特产都是战士们自己生产的,怎么能收首长的钱呢?胡奇才却回答:“钱一定要收,这是人民军队的传统,如果不收钱,东西我就不要了。”

每次下部队,胡奇才都吩咐秘书,离开时要如数向部队缴纳生活费。很多单位的同志都坚决不收,秘书韩保杰常常提前准备好生活费,等上了飞机后从机舱门口把钱甩给前来送行的同志。这样他们不收也行了。

胡奇才晚年一直保留着军人一丝不苟的生活习惯,和一个革命者艰苦朴素的作风,同时他积极关注着祖国事业的发展。

1997年5月,全国即将迎来香港回归这个重大的事件,胡奇才手书一幅“喜迎香港回归,告慰小平英灵”送到晴川书画家联谊会,以此来表示自己的喜悦之情。

7月1日,胡奇才将军和全家人一起端坐在电视机前,目睹了香港回归的交接仪式,下午又不辞辛劳地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庆祝活动。

也许是感情太过激烈,晚上11点回到家后,胡奇才就病倒了,家人连忙把他送到301医院救治。两天之后,也就是7月3日,胡奇才还是因为肝硬化引起的胃静脉曲张大出血离开了人世。

胡奇才的老部下黄明忠说:“胡司令在目睹了香港顺利回归祖国怀抱后,才放心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这与其说是一种巧合,我倒更相信这是一个老战士的历史责任感和爱国主义的使命感驱使着他一直和病魔做斗争,并一直坚持到中国人民雪洗民族耻辱的光辉时刻的到来。”

胡奇才逝世后,有人用一首诗概括他的波澜状况,功勋卓著的一生:

横扫万军豪气在,沙场驰骋称奇才。

鄂豫皖时跟党走,齐鲁抗倭执锐来。

千里驹亡新开岭,虎狼兵败塔山陔 。

为民奋斗终身志,卓绝功勋国栋材。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彩人间平台,彩人间官网,彩人间网址,彩人间下载,彩人间app,彩人间开户,彩人间投注,彩人间购彩,彩人间注册,彩人间登录,彩人间邀请码,彩人间技巧,彩人间手机版,彩人间靠谱吗,彩人间走势图,彩人间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人间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