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 一七旬老人来到部队驻地, 报告首长: 任务已完成, 请指示

2022-06-09 15:25作者:admin来源:未知>次阅读

“报告首长!任务已完成,请指示!”

这句带着苍老而缓慢的嘶哑声,响彻在了军营的每一片天空!

1996年初,全国都沉浸在过年的欢愉中。在沈阳某军区炮团中也是一样,整个部队上上下下都在期待着补给车的到来,好让大伙过上一个愉快的年。

年初的雪下得又大又急,驻地旁的雪足可以没过小腿。军用补给车的远光灯开得很大,众人远远的就瞧见了,兴高采烈的出来接补给。

正当众人欢欣鼓舞之际,补给车上的士兵却急忙从车上抬下来一位七旬老人,老人的嘴唇发紫,已经快要被冻僵了。

众人心中疑虑深重,这可是军方重地啊,怎么会出现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莫不是什么间谍?可看着老人的样子,驻军王团长还是决意将老人救回营地。

这个奇怪老人究竟是谁呢?

围观的众人无不心怀疑惑。

意外从军,屡立战功

关于这个老人传奇的一生,故事还要从几十年前讲起。

1924年,河北省赞皇县的一个当地富农的家庭迎接来了一个大胖小子,家里人为他取名叫常孟兰。

在以前的社会环境中男孩那可是金贵得很,家里人也都尽量富养着,在教育资源极为匮乏的情况下,常孟兰上完了高小。高小毕业生,这在当时也是十足的高级知识分子了。

有一次,常孟兰去拜访自家的一个亲戚,这名亲戚是在石家庄驻军的一名国民党士兵。

彼时正值解放战争时期,我军和国民党打得如火如荼。

在常孟兰刚到石家庄驻地时,我军的晋察冀军区四纵三十团也决意夜袭军营驻地。

于是,晚上常孟兰在驻地睡得正熟时,晋察冀军区四纵三十团也对国民党驻地发起了进攻。躺在床上的常孟兰突然听到窗外响起一声声枪响,于是便一下子被惊醒。

此时常孟兰的脑子还没完全清醒,就看见一群身着红军军装的人闯进来,将常孟兰等国民党士兵一起羁押。

于是,还在迷迷瞪瞪的常孟兰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我军俘虏了。

当晚,我军在清点俘虏时发现了常孟兰。经过一番盘问调查,发现常孟兰并不是国民党士兵。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知当时的红军竟有人对常孟兰问了这么一句:“你要不要加入解放军?”,常孟兰此时还没回过神,蒙蒙的顺着就同意了。

虽说常孟兰是意外参军,但在战斗时的常孟兰却是一点也不含糊。不仅对敌作战骁勇,更为难得的是常孟兰还是个“知识分子”,有文化的士兵这在当时的军队中可不常见。

因此很快,常孟兰不仅被提拔为机枪班班长,还被邀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7年,此时正是反动派和我党的战争进行在最为胶着的时候。

敌我军事力量悬殊,敌方不仅人数远比比我军数量多,军事装备在美军的支持下也要比我们高出非常多。

此时的国民党为了解决徐水之困,便打算派驻守在石家庄的国民党第三军北上支援,但这个消息却瞒不过此时同在石家庄的四纵三十团。

得到了消息的晋察冀军区四纵三十团为了保护我军大部队,防止其支援,便打算在清风店将其围困全歼。

但因为军备力量差距实在太大,对方拥有着绝对的制空权,而我方连架像样的飞机都没有,因此只能被动挨打。

在战斗时,我方士兵只能紧紧地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将自己尽力地藏在掩体下,避免被飞机扫射。正当所有人都沉浸在一阵悲愤的屈辱中时,常孟兰年轻气盛,只觉得愤怒一阵阵涌上心头。

常孟兰端着机枪就冲出来跑到一片空地上,瞄好机位。

敌机向来嚣张惯了,等到敌人再一次俯冲射击时,常孟兰等待好时机便打开机枪一直扫射,直到机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光。

众人正在为常孟兰的鲁莽又着急又不知所措时,敌机突然冒起了黑烟!眼瞧着敌机摇摇晃晃地倒向地面,随后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火光。

随着一片不可置信地沉寂,过了片刻人群中众人开始爆发出欢呼声!

常孟兰竟用一挺机枪打下来了一架飞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相信!

没了飞机所拥有的制空权,我军很快就攻破了敌方,获得了胜利。战后常孟兰也因此荣获了特等功,聂荣司令员也特地来电对常孟兰进行褒奖。

在后来的云盘山战斗中,常孟兰带着部队最先攻破了国民党号称“铁打的云盘山”山头。

《晋察冀日报》的记者,听闻此事也赶紧来采访常孟兰,并拍下了一众照片。

但战斗到此时还远未结束,因为常孟兰在战斗中的卓越表现,他所带领的部队也经常肩负着战斗中最困难的部分。

再次战斗,闻号撤退

1948年的一个黄昏,此时的战斗已经快要接近尾声,正处于最关键的时候。

常孟兰所在的四纵三十团正准备和大部队集合,谁知却冷不丁地和傅作义手下的主力暂三军在延庆县桑园镇撞上了。

暂三军是傅作义的嫡系部队,前身是傅作义所属的晋绥军和东北挺进军各一部,这是一支在抗日战争时就有的部队,装备精良,经历过多次战斗,士兵作战经验丰富。

而我军此时正准备和大部队集合,装备也远比不上暂三军。如果我们和他们硬碰硬,势必会有大损伤,而且会浪费和部队集合的时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团长宋选才决定留下一支部队来进行拖延,保证其他部队的撤退。八连连长何有海第一个想到了常孟兰。能够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的,在何有海心里只有常孟兰能够做到。

因此,何有海找到常孟兰说:

“你带领手下的五班执行阻击任务,务必把敌人拖到天黑以便于大部队撤离。而我会带剩余人你们后方设置第二道阵地,到该撤的时候你们直接退下来就行。”

常孟兰摸了摸后脑勺,然后问道:“连长,那啥时候是该撤退的时候?”何有海沉吟了好一会说:“等你听到一声长号声就撤。”

听到这个回答,常孟兰立马谨遵命令带着人前去准备作战。常孟兰带了八个人在敌方会经过的途中设下了各种埋伏,等待着敌军好掩护我军撤退。

过了一会又担心听不到长号声,便吩咐了身边年龄最小的一个士兵,趴在另一个山头听长号声,如果听到号声,要第一时间过来通知。

敌军很快就摸索着上来了,一开始没有准备被常孟兰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可对方也是经历过多次作战的部队,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调整好了状态开始准备进攻。

常孟兰带着士兵们四处躲窜,东打一枪西打一枪,营造出一种大部队的状态。暂三军一时之间惊疑不定,犹豫不决了起来。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手榴弹也快打光了,已经打退了三次敌人的常孟兰他们此刻也十分疲惫不堪。

按照士兵们对我军的了解,此时的大部队肯定已经撤退到安全距离了,战士们不断地催促着常孟兰撤退,可此时常孟兰久久听不到和连长约定好的长号声,就连派去听小号的士兵也没有任何消息。

思量再三常孟兰还是决定继续战斗,因为军人的天职就是执行命令,没有听到号声,没有到天黑,就坚决不能撤退!

与此同时敌方开始了第四次进攻,这次敌人启用了照明弹,将常孟兰等人藏身的敌方照得一览无余。敌方确定好常孟兰等人的位置,立马对他们展开极为激烈的进攻。

在激烈的战斗中此时谁也顾不上谁了,常孟兰端着机枪只知道在黑暗中四处躲藏,谁知这一走,竟奇迹般地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走出了有四十多里路。

但常孟兰失去了自己的队友,除了自己亲眼目睹的两个人被枪杀,其余等人一概不知去了哪里。

奇迹般活下来的常孟兰离开了战场以后四处打听部队的下落,可当时四处战乱,没人知道他的部队到底去了哪里。苦寻无果的常孟兰只好先暂时回到了自己的老家赞皇县张楞乡北竹里村。

但常孟兰的心中一直记挂着归队复命,在他的心中,只有将阻击战的战况给部队复命以后才算是这次战斗彻底地完成,如果自己没有回去复命,很有可能这场仗就是败仗,是要“背黑锅”的。

常孟兰的大儿子常贵文说:“在他的记忆里,从他很小的时候起,父亲就经常外出找战友、找部队,光东北去过三次,有一次回来脚都冻烂了。家里条件一直不好,除了他们给的一点钱外,父亲还经常拣废品凑路费。”

多年的苦寻没有找到任何结果,直到1984年事情出现了转机。

苦寻部队四十八年,最终归队

1984年,我国的某个军事学院在北竹里村设立了一个军事培训基地。

常孟兰得知后很高兴,主动要求去帮忙打扫卫生,做饭等。

一开始学院里怀疑常孟兰的身份,再后来得知了常孟兰的身世的时候,里面的官兵们都对他产生极大的同情。

每当常孟兰来部队帮忙时,里面的官兵们总想着法的要给常孟兰钱,可常孟兰一分钱都没要过。

但当他们要送给常孟兰军服时,常孟兰总是开开心心地收下,一年四季都穿着那套军装。学院里还经常邀请常孟兰来部队的伙房吃饭,常孟兰也总是欢欣鼓舞的接受邀请。

常孟兰来得多了,学院里的副院长王少庆少将也知道了常孟兰的事情。

经过常孟兰的恳求,王少庆少将便主动帮忙寻找常孟兰的部队。后来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得知了常孟兰的部队所在何处。

原来因为年代久远,许多部队都进行了重建,常孟兰的晋察冀军区的四纵三十团已经被改编为在辽宁本溪驻军的一个地炮团。

1996年初,已经71岁的常孟兰得知此消息便收拾行李立马就要出发。

已近年关,全国各地的家庭都在忙着团圆,可常孟兰非要收拾着行李去沈阳。

家里人拗不过常孟兰只好由着他一个人去,带上卖废品凑的路费,儿子儿媳给的钱和干粮,常孟兰就这样出发了。

从河北到东北,再到本溪,一个70多对的老头,在北方的冰天雪地中苦寻,其中何等艰难!

好不容易到了本溪,可又听闻部队已经换防到了另一个小镇。常孟兰没办法,只好蹲在车站等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是大年三十,大家都回家和家人团聚,因此周围的车辆很少。腿已经僵了的常孟兰好不容易才等到一辆前往小镇的车,到了小镇却又打听到部队离小镇还有几里路。

冰天雪地,长夜漫漫,常孟兰看着四周的环境,咬了咬牙,又想起当年当兵的日子,决定一路走过去。

雪地泥泞,饥冷交加,黑夜又看不清路,常孟兰有着军人般钢铁的意志,可他忘了他已经七十岁了。

终于,在一个不注意,常孟兰滑到在了漫漫雪地中。

如果不是刚巧前来送补给的补给车发现了常孟兰,

将常孟兰救回了营地,恐怕常孟兰的生死难料。

或许是老天不愿英雄受苦,将常孟兰就这么送来军营。

醒来后的常孟兰告诉了新任团长自己的故事,新任团长看着墙上挂着《西林日报》的照片,再看了看常孟兰,最终确认了就是那个英雄常孟兰!

休息好身体的常孟兰对着新任团长起身、立正,伸着哆哆嗦嗦的手敬了个标准的礼。眼中热泪纵横,苦寻了四十八年的老部队终于找到了!

这位年迈的老人喉咙一酸,张了几次口都没张得开口,最后颤颤巍巍而又饱含热泪庄重的说:

“报告!团长同志,原晋察冀军区四纵十旅三十团三营八连二排排长常孟兰,奉命于1948年11月19日带领五班七名战士,在延庆县桑园镇执行阻击任务掩护全团撤退,按照上级命令,坚持到最后,在战斗中我与部队失散,两名战士牺牲,其余人员下落不明……请首长指示!”

年轻的团长也对常孟兰激动的回礼答道:

“常孟兰同志,我代表团党委对你和你的战友在多年前的那场阻击战中所表现出的巨大牺牲表示衷心感谢,对你在战斗中所表现出的大无畏的气概和你对组织交给你的任务的负责精神致以崇高的敬意!你们的战斗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

对于当年究竟有没有吹响长号,这在常孟兰心中一直是一个过不去的坎。但经部队后来的帮助调查得知,常孟兰当年曾经的战友都已经战死在朝鲜战场了。

2004年,常孟兰逝于家乡,享年79岁。后来,常孟兰的故事被改编翻拍成电影《集结号》,电影中的各种情节感动许许多多的人,经由记者调查访问,最终找到了连长“何有海”。

原来连长是姓“和”而不是“何”,因此这些年才没有找到。何有海告诉记者,当时确实没有吹响长号。当时的部队刚刚撤离,如果现在吹响长号那么就会导致大部队的位置暴露,因此并没有吹响长号。

结语

我们今天的生活离不开先辈们的拼死打拼,那样艰苦的岁月让我们着实很难想象。相隔了四十八年最终才完成任务的常孟兰去世时想必是十分安详的,无论经历了怎样的情况,经历了怎样艰辛的岁月,常孟兰的军魂精神都将被我们深刻铭记心中。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彩人间平台,彩人间官网,彩人间网址,彩人间下载,彩人间app,彩人间开户,彩人间投注,彩人间购彩,彩人间注册,彩人间登录,彩人间邀请码,彩人间技巧,彩人间手机版,彩人间靠谱吗,彩人间走势图,彩人间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人间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