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3月8日,江西省景德镇一改往日的宁静,大街小巷贴满了庆祝妇女解放的标语。

平日里在工坊忙得不可开交的工人同胞纷纷走上街头肆意狂欢,妇女的热情一大清早就点燃了这个传承数千年的古镇。

在景德镇老街的一角,有一间小小的瓷器店,最近店里的生意不怎么好,一直到日上三竿,店主才打着哈欠走出了家门,打开了大门。

看着大街上狂欢的人群,老板不耐烦地骂了几句,转身回到了院子里。

“陈老板,我们有点生意想跟你谈谈,可否移驾?”门口传来陌生男子的声音。

一听这话,陈老板瞬间换上笑脸,热情迎了上来,邀请几人进屋详谈。

男子摆摆手,指了指繁华的大街,陈老板立马明白了,跟着男子在街上边走边谈,身后还跟着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一行人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浮梁行署公安处的门口,男子话锋一转,说道:“陈老板,进去吧。”

说完,身后的两名壮汉一把就将陈老板押了进去,陈老板一边挣扎一边问道:“你们为什么抓我!”

男子冷笑了一声:“别装了,陈敬斋,还需要我说下去吗?”

陈敬斋的情况很快就传到了党中央,罗瑞卿当即向周恩来汇报了情况,一向温文尔雅的周恩来愤怒地说道:“算账的时候到了!”

这个藏匿于景德镇的瓷器店老板,到底做了什么事能让周恩来如此生气?想搞清楚背后的原因,得从周恩来的挚友——邓演达说起!

图|邓演达

一、唯一继承孙中山先生民主革命的伟大导师

李济深先生曾在文章中这样评价过邓演达:邓择生先生是中国民主革命的一位伟大导师,亦是唯一继承孙中山先生民主革命的一位伟大导师。

周恩来也曾在演讲中公开宣称:邓演达是小资产阶级的激进派代表,能与我们合作,是国民党中的左派。

这位能与共产党长期合作的朋友,也是个格外注重个人仪表的人。

在黄埔出任教育长期间,邓演达总是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脚蹬锃亮的皮鞋,走起路来身子板正,永远正襟危坐,似乎他的脊梁从来不会弯曲。

在课堂上,邓演达教育学生:“爱国家,爱百姓,不要钱,不怕死,守纪律,负责任,团结友爱!”

能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证明邓演达人品端正。

学生都很尊敬这位一丝不苟的先生,在长期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下,不少学生都开始模仿邓演达,时间一长,黄埔军校竟然出现了许多“邓演达式”的学生。

邓演达出身卑微,祖上世代务农,一直到他父亲这一代才出了一个秀才,有了文化自然也有了更高的理想和追求,父亲希望邓演达参加革命,成为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

后来,邓演达进入广东陆军小学学习军事,很快就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几乎每次考试都能得第一名。

校长呼吁大家要多多向邓演达学习,努力考第一,同班的廖尚果连连摆手,说道:“有了邓演达,这个第一轮不到我,我也不找这个麻烦。”

顶着“学霸”的头衔,邓演达一路高歌猛进,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正式开启了他的革命生涯。

图|左一邓演达

应粤军参谋长之召,邓演达来到了福建,年纪轻轻的他一上任就将部队整顿得井井有条,哪怕是在部队多年的老兵见了邓演达也是服服帖帖的,足以证明此人手段之高明。

1924年,邓演达进入黄埔军校,负责学校的筹建工作,当时孙中山想让邓演达出任教练部主任,但邓演达却谦虚地让给了李济深,自己当了教育长。

也正是在黄埔军校期间,周恩来结识了邓演达。

虽然两人不是同一个革命阵营,但是邓演达对民主革命的理解和坚持,让周恩来十分佩服,脾气相投的两人建立了深厚情谊,同时,两人也都成为了蒋介石最想招安的贤才。

当时的邓演达十分看不起蒋介石在军校结党营私、排斥异己的行为,还重用“最为人所不齿”的王柏龄,邓演达的刚直不阿很快就招来了蒋介石的嫉妒和猜疑,老蒋有意无意的针对更是令邓演达如鲠在喉,为了缓解矛盾,邓演达主动出国。

邓演达出国后,蒋介石在国内的行动愈发变本加厉,廖仲恺遇刺,国民党左派遭受重大打击,右派趁机崛起。

眼看国内乱成了一锅粥,邓演达立马找到宋庆龄女士,联合成立了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两人火速回到国内,大量吸收和培养左派人士,还安排了大批共产党员进入各部门工作,将蒋介石刚刚蹿起的火苗熄灭了。

图|邓演达

伴随着北伐的胜利,蒋介石的“狼尾巴”终于夹不住了,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青年惨遭迫害,邓演达为此心痛不已。

作为孙中山“三民主义”最坚实的拥护者,邓演达主张国共团结共抗外敌,但蒋介石却宁愿联合敌人也要把共产党搞下去,两人大相径庭的政治主张势必会背道而驰。

在多次劝诫蒋介石无果后,邓演达开始公开发文,四处斥责蒋介石背叛革命的行为。

蒋介石一向最注重面子,哪怕干着最无耻的勾当也要找一大堆光明磊落的借口,邓演达就这么赤裸裸地撕下他的“遮羞布”,蒋介石怎么能忍?

1930年5月,邓演达秘密回到上海,组织反帝反蒋运动,准备以武装力量反抗蒋介石的暴行。

蒋介石行事一向狠厉毒辣,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宁愿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更别提邓演达就这么明晃晃地在自己眼皮底下策划反蒋活动。

为了彻底拔除这颗“眼中钉”,蒋介石秘密派遣王柏龄前往上海,悬赏30万大洋,誓要抓捕邓演达。

图|蒋介石

二、今天可怕的敌人,只有邓演达一人

邓演达和宋庆龄一手创办的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中,有一个干部名叫陈敬斋,本是江西都昌人,后来考上了黄埔军校,1927年国民党江西省党部建立,陈敬斋出任工人部秘书,还加入了共产党。

大革命失败后,陈敬斋主动脱离共产党,在国民党工人部长王忱心的介绍下加入第三党,从事地下工作。

地下工作压力大,任务重,没多久陈敬斋就受不了了,公然无视组织纪律导致他被停职检查。

光看这段不着调的人生履历,都知道陈敬斋是个怎样的人。

私底下,同事都称他为“窑公子”,因为他个人作风非常腐化,有点钱就去逛窑子,这样的人本不该有什么发展机会的,直到他遇到邓演达。

1931年,陈敬斋在上海见到了邓演达,邓演达认为陈敬斋文化水平高,口才也好,于是安排他在上海地下机关担任整理和分发文件的工作。

当年的上海可是无数“窑公子”梦想中的天堂,陈敬斋到了上海没多久就沉浸在花花世界中,经常出入下九流的场所,钱花完了就喊着家庭困难问组织要补助,要到钱就全花在窑姐儿身上。

图|纸醉金迷的“夜上海”

善良的邓演达几次三番被陈敬斋的花言巧语欺骗,为了帮助他解决生活困难,一连批了好几次经费,最少的一次也有80元。

这些钱足够普通人家生活一年,但是到了陈敬斋手里,两天就挥霍光了。

光生活作风混乱也就算了,陈敬斋这个人还喜欢搬弄是非、挑拨离间,经常在同事之间“传小话”,弄得整个机关单位都乌烟瘴气的。

这些情况被反映到邓演达那里后,邓演达立马停止了他的工作,准备将他调到福建工作。

从纸醉金迷的上海调到贫困落后的福建,陈敬斋是一百个不愿意,整天琢磨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留在上海。

7月的某一天,陈敬斋像往常一样走出舞厅,琢磨从哪搞点钱花花,突然天上飘来一张报纸,上面赫然写着“悬赏30万大洋捉拿邓演达”!

什么?邓演达的人头竟然值30万大洋,要是有了这些钱,走到哪都是大爷啊!

陈敬斋虽然不喜欢邓演达,但也不讨厌这个人,毕竟自己能来到上海还是要多亏邓演达,但是和30万大洋相比,邓演达在他陈敬斋这里,简直不值一提!

陈敬斋眼珠一转,立马想到了办法!

图|邓演达被悬赏30万大洋

一向不愿意前往福建工作的陈敬斋突然主动表示愿意前往福建,但是临走前必须要见邓演达一面,一是感谢邓演达的知遇之恩,二是希望可以听一下邓演达的教诲。

那个不务正业的陈敬斋竟然主动要求去福建,邓演达高兴极了,二话不说就同意了陈敬斋的要求。

阴谋达成的陈敬斋立马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他化名钟春岑,表示自己知道邓演达的行踪,希望国民党可以给予经济上的援助,最好能够出钱资助他留学。

陈敬斋还在信中写道:“接信后请用登报寻人的方式,定下接头地点。”

当时蒋介石身在南昌行营,陈敬斋并没有把握蒋介石一定能收下这封信,但他还是每天都购买报纸,专门查看寻人启事那一栏。

没多久,上海的《时事新报》刊登了一则“钟国昌启事”,接头地址定在了西藏路一品香旅社。

看到这封寻人启事,陈敬斋欣喜若狂,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家门,径直朝一品香旅社而去。

一品香旅社算是上海比较高档的旅社,白天人来人往,十分热闹,这也正好掩盖了陈敬斋的行踪。

按照报纸上约定的地点,陈敬斋敲开了7号房间的门,屋里坐着5个中年男子,个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一看就是身份高贵的体面人。

其中一个有些秃顶的男子开口问道:“阁下可是姓钟?”

陈敬斋点点头,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对方开门见山地回答:“我们是总司令派来的,邓演达在哪里?”

“我现在还不知道。”

听到这话,秃顶男子走上前来一把拽住了陈敬斋的衣领,陈敬斋连忙赔笑道:“但是我很快就知道了,他不久要找我谈话,到时候不就知道了。”

“这样最好,你怎么知道他要找你谈话?”男子松开了陈敬斋的衣服,疑惑地问道。

“是王忱心告诉我的,他是邓演达的心腹!”

秃顶男子一脸坏笑地说道:“只要抓到了,自然有你的好处!”

陈敬斋立马凑上前去,低声说道:“给我五万,送我出国留学!”

秃顶男子不耐烦地瞪了陈敬斋一眼,说道:“事情办成了,要什么都可以办到!”

听了这话,陈敬斋高兴得手舞足蹈,看来这下子自己真要时来运转了,跟邓演达每次要钱都抠抠搜搜的,有了这5万大洋,以后自己还不是“心想事成”?

1931年8月,国民党特务提前拿到了淞沪警备司令部签发的逮捕令,随时做好准备,就等陈敬斋的通知了。

16日,通知终于下来了,邓演达邀请陈敬斋第二天去听课,下课后邓演达将单独面见陈敬斋。

图|邓演达

头一天晚上,国民党就安排特务埋伏在了邓演达讲课的上海愚园坊20号附近,17日午后,陈敬斋被人带到了听课地点。

陈敬斋进入课堂没多久,邓演达如约而至,在场的还有多名临时行动委员会的干部。

讲课快结束的时候,陈敬斋装作肚子疼,申请去买药,邓演达忙着讲课没有多想,摆摆手就让陈敬斋出去了。

陈敬斋一跑出会场,盯梢的特务就围了上来。

陈敬斋点点头,特务立马就明白了,急忙将对方送上汽车,开始抓捕邓演达的行动。

当天,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的大批特务,和静安寺巡捕房的多名捕探蜂拥而至,将愚园坊20号围了个水泄不通,包括邓演达在内的多名干部全部被捕。

邓演达被捕后,陈敬斋屁颠屁颠找到了南京的特务机关,得到了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叶秀峰的接见。

叶秀峰表示:“事情办完了,你可以留在我们这里工作,你愿意吗?”

陈敬斋固执地回答:“我还是想要去美国留学!”

听到这话,叶秀峰冷笑了一下,当时国民党内多少高官挤破了头想要去美国留学,宝贵的留学名额怎么可能分给他一个“叛徒”呢?

“这个不可能,出国护照办不下来。”

陈敬斋一拍桌子,愤愤地说道:“老子冒着生命危险为你们服务,你们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这样的人,叶秀峰可见多了,惬意地靠在椅子上,说道:“出国是不可能的,要么留下工作,要么拿一万元滚蛋!”

陈敬斋气得两眼直冒火光,当初悬赏令上写的是30万,怎么现在缩水成1万了?

叶秀峰有些不耐烦了,冷冷地说道:“你不要发傻了,1万不少了,你嫌少不要就算了!”

图|叶秀峰

没想到,最后陈敬斋就连这1万元都没有拿全,到他手里的只有8000元。

明摆着这是被人敲了竹杠,可陈敬斋也不敢声张,只能灰溜溜拿着8000元离开了南京,回到了江西老家。

邓演达被捕后,多方人士给蒋介石写信,为邓演达说情,宋庆龄强压着对这位“光头妹夫”的厌恶之情,专程来到南京找蒋介石。

宋庆龄对蒋介石没什么耐心,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把邓择生叫来,咱们三人当面谈一谈。”

听到这话,蒋介石一言不发,宋庆龄彻底没了耐心,气得就要离开,突然蒋介石冷不丁地说道:“你以后见不到他了!”

说完这句话,蒋介石就像兔子般飞快跑到了楼上。

宋庆龄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自己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啊!

原来,就在宋庆龄到来的半个月前,戴季陶多次向蒋介石进言:“今天最可怕的敌人,不是汪精卫,毛泽东,真正能动摇政府根基的,只有邓演达一人!”

听到这话,蒋介石顿时起了杀心,连忙安排人将邓演达押解到南京麒麟门外沙子岗秘密处决,邓演达就这样不声不响地牺牲了,年仅36岁。

很快,邓演达牺牲的消息就传到了中共,周恩来知道后连连捶胸顿足,自己和这位挚友多年没见,没想到这么快就等来了邓演达的死讯。

图|周恩来

三、追凶19年,凶手终落网

1950年3月8日,江西景德镇大街小巷上贴满了庆祝三八妇女节的标语,位于街角的一家瓷器店一直到日上三竿才打开大门,迎接客人。

老板睡眼惺忪走出店门,看着满大街来来往往的青年男女,不耐烦地打了个哈欠,转身走回了院子。

就在这时,三名陌生男子快步走了过来,问道:“请问陈老板在家吗?”

瓷器店老板疑惑地转身打量三人,回答道:“在,我就是,你们要看瓷器吗?”

其中一个长相斯文,操着一口景德镇方言的男子大跨步走进院子,说道:“陈老板,我们有点生意想跟你谈谈,可否移驾?”

刚睡醒就有生意上门,陈老板立马换上了笑脸,热情地说道:“几位贵客里边请,咱们喝杯茶,具体说说。”

男子摆摆手,指着街道上热闹的人群,说道:“不了,咱们还是去外面谈谈吧!”

陈老板也没有多想,连忙跟着几位中年人走到了街上,几人边走边谈,没多久就来到了浮梁行署公安处门口。

三名男子突然簇拥了上来,将陈老板紧紧挤在中间,话锋一转:“陈老板,请进去吧!”

陈老板抬头一看,连忙转身要逃,结果被身后的两名男子死死按住,陈老板不服气地大喊:“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中年人哈哈一笑,说道:“别装了,陈敬斋,还需要我说下去吗?”

原来眼前的瓷器店老板,就是当年出卖邓演达,后来失去下落的陈敬斋!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陈老板依旧宁死不肯承认,咬紧牙关说自己叫陈福林,不认识什么陈敬斋。

身后的两名男子将陈敬斋连推带踹押到了浮梁行署公安处处长田平面前,田平将一张由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发来的电报摆在了陈敬斋面前。

电报中赫然写着“缉捕陈犯为江西省公安厅重要任务,陈犯系江西一号叛逆”!

陈敬斋没有再挣扎了,垂头丧气地坐在了凳子上。

原来,当年邓演达牺牲后,大家都猜测到是陈敬斋出卖了邓演达,才导致邓演达被敌人迫害致死。

陈敬斋得知邓演达被杀害,连带他创建的组织也遭受重创后,以为自己从此平安无事了,便拿着国民党给他的8000元在老家开了一间瓷器店,隐姓埋名,过上了简单平淡的小日子。

一直到1950年,中国农工民主党主席章伯钧将出卖邓演达的叛徒陈敬斋的下落透漏给了共产党。

图|周恩来

罗瑞卿立马找到周恩来作汇报,周恩来听过后,非常重视,当即下令抓捕陈敬斋,他愤怒地对罗瑞卿说道:“务必要抓到此人,算账的时候到了!”

接到周恩来指示,罗瑞卿立即开始部署抓人,很快就确定了陈敬斋的身份,并且安排了抓捕计划。

没想到陈敬斋竟然如此疏忽大意,轻易就被浮梁行署公安抓捕归案,很快,陈敬斋被押解到了北京。

1951年3月22日,北京人民检察署对陈敬斋提起公诉。

经过三次严格的审讯,邓演达被害的真相浮出水面,叛徒的真实身份公开后震惊众人,陈敬斋竟然大张旗鼓地在景德镇开了瓷器店,逍遥活了19年。

判决书下达前,审判员问他:“陈敬斋,对这个案子,你有什么意见?”

陈敬斋哭着跪倒在地上,说道:“我罪大恶极,听候政府处理!”

最终,陈敬斋被处以死刑,财产全部没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追凶19年,叛徒终于伏法,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背叛革命,出卖革命人士的叛徒早晚都会得到人民的惩罚!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彩人间平台,彩人间官网,彩人间网址,彩人间下载,彩人间app,彩人间开户,彩人间投注,彩人间购彩,彩人间注册,彩人间登录,彩人间邀请码,彩人间技巧,彩人间手机版,彩人间靠谱吗,彩人间走势图,彩人间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人间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