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的一生是辉煌的,也是值得我们敬佩的。生前,他老人家曾多次写信、寄钱给我。毛主席对我的恩情我永远铭记在心,也教育我的孩子要永远铭记毛主席。但是,我与毛主席并没有关系,我也不是毛家的人,也无意于去沾毛家的光,我还是姓我的陈,我是陈国生,不是毛国生,我的儿子、孙子都姓陈。”这是陈国生在接受采访时说过的一段话。那么,陈国生与毛主席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

图丨1990年陈国生接受采访时所拍

“我与毛主席没有关系,也不是毛家的人”

“找谁?找陈国生?我就是。”眼前这位精神盎然,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的妇女,完全不像是年近70的人。

走进屋里,看到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套房,在客厅正中央,挂着两个擦得一尘土不染的大镜框。分别镶着两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颁发的烈士证明书:一个是毛泽建的,一个是毛泽建的丈夫陈芬的。

在此次采访过程中,陈国生一直都十分热情,她招待前来采访的记者坐下,茶几上摆满了苹果、桔子、瓜子和香茶。之后又从隔壁屋拿来了香烟和打火机。还热情的为记者们剥开橘子皮,请他们吃橘子。

陈国生老人如此热情的招待,让他们感到有些疑惑。他们疑惑地点在于,在这之前,不止一个人说过,陈国生的脾气十分之大,而且不管见了谁都不予理会。所以记者们来之前,内心是忐忑的,他们甚至对于此次采访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但现实真实的情况并非旁人所说的那样,至少截止目前是这样。寒暄一阵后,采访正式开始,记者看着对面墙上的烈士证书问道:“陈芬是谁?”

图丨陈芬

“毛泽建的丈夫。”陈国生回答。

“这我们是知道的,我们主要想知道的是,您与陈芬是一种什么关系?”

“嘿嘿,你看我都不听你问题的关键就直接回答了,直来直往惯了。陈芬是我亲舅舅,是我母亲的大弟。”陈国生笑着回答。

“那我们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毛泽建是您的亲舅妈,而毛泽建又是毛主席的继妹,所以毛主席也是您的舅舅?”记者有些试探性地问。

陈国生沉默了一会,他没有回答是或不是。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在当时的环境下,任何一种肯定的回答,都可能会带来意料之外的麻烦。

“毛主席的一生是辉煌的,也是值得我们敬佩的。生前,他老人家曾几次接见我,称我为外甥,并多次写信、寄钱给我。毛主席对我的恩情我永远铭记在心,也教育我的孩子要永远铭记毛主席。但是,我与毛主席并没有关系,我也不是毛家的人,也无意于去沾毛家的光,我还是姓我的陈,我是陈国生,不是毛国生,我的儿子、孙子都姓陈。”这是陈国生对记者问题的回答。

图丨毛泽建

在解放之初,觐见毛泽东主席之前,陈国生在为养母毛泽建撰立墓碑的时候,在立碑人名下,就是用的“女儿陈国生”。就像陈国生的孩子跟她姓一样,陈国生也是跟母亲姓的,但这里她却没有改随养母之毛姓。

陈国生的父亲叫梁泽南,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任湖南特委特派员,在湘南一带开展农民运动,组织农民协会,打土豪斗恶霸,与挨户团反动派进行斗争,并组建了游击队,开展武装斗争。1928年在赴井冈山途中,不幸在永兴县莲花塘被捕,敌人用尽各种酷刑,妄图从他口中得到党的机密,但梁泽南坚贞不屈,于同年三月被反动派杀害,年仅32岁。

只要是共产党领导,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陈国生都可挺直腰杆说:“我是烈士的后代!”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有错的。但陈国生并没有这样做。几十年来,她只是默默地生活着,工作着。她甚至还要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中伤,这是很不公平的。“

在被问到去北京见毛主席时,陈国生回忆道:“1950年2月,毛主席派他的大儿子回韶山探望乡亲,了解乡情。在此期间,在听到毛泽建在狱中牺牲以及还有一个养女在世的情况时。毛岸英非常重视,嘱文运昌一定要打听清楚情况,向父亲汇报。一个月后,文运昌在省委交际处约见了陈国生,希望陈国生自己将有关情况,直接向毛主席反映。”

图丨文运昌

陈国生按照文运昌的嘱咐做了,这封信很快由中央办公厅作了回复。大意是请地方党政具体调查落实。当时陈国生还住在乡下,落实了解工作是湘乡县白田区政委霍首魁具体负责的。

在霍政委调查落实一些情况后,陈国生向毛主席写了一封信,希望能求得一份工作,也提出要到北京看望主席的要求。没多久后,一封“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信函的双挂号送到了陈国生手中,看着信封上所写的“湖南湘鹤厚乡二保三甲宋家湾|陈国生同志|毛寄”,信的内容如下:

国生贤甥亲览来信收到,甚慰。望你们在湖南设法求得工作,不要来京,乡间情形可来信告我。此问近好!毛泽东一九五O年五月七日

图|陈国生收到书信的信封

毛主席来信了,毛主席在信中称陈国生为“贤甥”,这对于陈国生是何等的安慰啊。陈国生捧着毛主席的来信,热泪盈眶。她的内心是无比激动的,为了革命,他一家已经牺牲了几位亲人。如今作为烈士的后人,她得到了主席的关照,这是莫大的荣幸啊。

当时陈国生的处境是非常艰难的。一方面,她是烈士的后代;另一方面,她的丈夫又是国民党部队里的旧职人员。解放初期,凡国民党部队的旧职或军职人员,要经常向政府人员汇报、登记,要交待过去所有的历史问题。由于这一种关系,给陈国生很大的压力。而这个时候,毛主席的一封亲切的回信,无疑给陈国生带来了万道希望之光。

不久后,陈国生被安排在长沙茶厂工作,后来又调往蔡锷北路肉食店任出纳。1951年4月,陈国生接到一个由省委交际处打来的电话,告知:中南海来电,邀请她去北京。放下话筒,陈国生简直有些难以自制,她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她的同伴,同伴们都为她感到高兴。

姐妹们七嘴八舌地要求她见了主席多问几声好。那种兴奋,仿如她们也将分享这一巨大的幸福似的。省委交际处的电话告诉她,同去的还有毛主席外婆家的两位表兄,一个是文运昌,一个是文涧泉。

两天后,文运昌、文涧泉都来到了省委交际处。毛主席的这两位表兄,陈国生因去过棠佳阁也都认识。三人见了面,又都是头次去北京,自然十分兴奋,有说不完的话题。

图|毛主席写给陈国生的信

省委交际处为他们买好火车票,他们一路春风,于4月24日来到了北京,由中央办公厅安排在前门饭店住下。三天后的一个中午,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饭店门口,毛主席的秘书田家英来到陈国生等人的住处:“毛主席在怀仁堂等着你们这些客人哪,快点收拾一下,跟我的车去吧!”

“外甥第一次见舅舅,给舅舅带什么东西了没有啊?”

“怀仁堂”三个字洋溢着宁馨的气氛。毛主席已经等在那里了。还有江青等也在场。毛主席几步迎上前去,一双柔厚的大手伸向每一个客人。毛主席显得非常高兴,今天所见的三位客人,都是他点名让安排来京的。

文运昌是他的表兄,也是他在东山学校读书的担保人,在毛主席的一生中,文运昌是有着相当大的影响的,在那风气闭塞的韶山,毛主席所读的一些具有民主意识和新思想的书,都是文运昌借来的。

文涧泉也是表兄,在少年毛泽东的记忆里,文涧泉就是一位亲兄弟。毛主席出生后,母亲文氏鉴于这以前生的两个孩子均已夭折,便将毛主席寄放在外婆家带,认大舅文玉瑞为干父。

图丨毛主席在韶山

文玉瑞有三个儿子:长子文谷香、次子文涧泉、三子文梅清。文涧泉比毛主席大12岁,对毛主席非常爱护,二人关系相处十分融洽。陈国生是毛泽建妹妹的养女,毛泽建牺牲了,今天她的养女作客中南海,毛主席自然特别高兴。

招呼大家都坐下后,毛主席亲切的问道:“你们来好久了?”

陈国生回答:“不久,才几天呐。”

毛主席有几分“严肃”地看向陈国生说:“外甥第一次见舅舅,给舅舅带什么东西了没有啊?”

陈国生一惊,该死,怎么就没有想到要带点礼物给毛主席呢?动身来京时,姐妹们反复嘱咐要带去问候,但人之常情,也.....陈国生脸一红,歉意地说:“三舅,我们什么东西都没有带,您需要什么呢?”

“需要什么?嗯—”,毛主席若有所思着说:“什么都没有带?你看我需要什么啊?”

文涧泉四下打量了一遍,发现“怀仁堂”并不是居家之所,也没有他所见惯了的犁耙禾担。正要说什么,毛主席摇了摇头,笑着说:“我是问你们带了什么书信啦,报告啦一类的材料没有。”

图|陈国生第二次去北京时与毛泽东的合影

陈国生这才恍然大悟。解放初期,毛主席的亲戚,旧时朋友、同学进京的很多,毛主席均要求他们事先准备一些材料,或要求当地政府写一个调查报告,或带几封乡下的书信来京。以便从中了解农村的真实情况。陈国生见主席这样一说,才记起了来京时确实带了几封反映问题的信件。

“带了带了。”陈国生连忙说。

“那就给我看看吧。”毛主席伸过手来,准备接材料。

“哎哟,放在饭店房间的枕头底下了。”陈国生一脸通红。

毛泽东慈祥地笑着说:“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晏床,东西带来了,又放在旅社里。这样吧,我派人就去取来。”说完就安排秘书开车径自去了前门饭店。

几个人谈笑着,不觉就到了晚饭时分。晚餐在谈笑声中开始了。江青也陪着大家一起吃饭。陈国生坐在江青身边,江青很关切地问了一些情况。当她得知陈国生也是高小毕业时,很感兴趣地说:“我们很有相同的地方,我也是苦出身,也是高小毕业,只不过我的父亲是一位铁路工人。”陈国生强烈地感觉到,主席是把她当作一家人的。

还是在进京之前,甚至在去新华门的路上,陈国生将毛主席想象过无数遍,初次见面,他又是全国人民热爱的主席,他老人家将怎样对待自己呢?当车子缓缓地停靠在怀仁堂大门外的停车坪时,陈国生心里突然显出一阵紧张。此刻,陈国生完全释然了,毛主席和蔼的态度,亲切的言谈,在陈国生看来,更像一位慈祥的长者,他的言谈举止,充满了慈爱之心。

图丨毛主席

吃过晚饭后,毛主席继续与客人们叙谈。他坐在陈国生的对面,像关心自己儿女大事一样问道:“你爱人过去是做什么的?”毛主席其实是知道陈国生的爱人过去是做什么的,他只是要问一问罢了,借此看一看陈国生的态度。

因为在陈国生来京之前,毛主席已经派人对陈国生的过去和现在、家庭人员情况都有过了解。陈国生也料到毛主席会问起爱人宋毅刚的情况。

陈国生见毛主席问到宋毅刚的情况便如实回答说:“当过县警察局的督导员,原先写信给您说当过警察局局长,那是想找工作,实际没有此事。”

“有血债吗?”毛主席追着问道。

“没有,他只是一个督导员,是一个小头。”

“他的民愤大吗?”

“没有民愤。他也是穷出生,是抽壮丁抽出去的,所以做事还算地道,没做过什么坏事。”

“好,如果有民愤,有血债,你就不要回去了,留在北京,并把小孩也接来;如果没有血债,民愤也不大,那你就马上回去,叫你的丈夫好好改造。”毛主席是怕陈国生受到牵连,所以才让她“不回去”的。

图丨毛泽建与亲友合影

就这样几个人一直聊,这时秘书走了进来,催主席休息,说是已经凌晨了。陈国生等人起身告辞,毛主席依依不舍地将他们送出门外......

陈国生儿子惊动共和国的“壮举”

陈国生每每回忆起与毛主席在一起的这些细节,就不由地露出开心的笑容。是啊,毛主席的威望,在中国人民心中,那是至高无上的,就是那些外国元首们,到中国来访问,都以能见到毛主席为最大的幸事。这样的幸福降临在一个普普通通的烈士后代身上,而且毛主席是这样的关怀她,爱护她,这种爱护,完全是一个父亲对儿女的慈爱。

这次见毛主席后,回到家中,家人们都围着陈国生问这问那,他的大儿子甚至还做出了一件惊动共和国多位部长的“壮举”。事情是这样的:

那是1953年的八月上旬,长沙正是酷暑难当的季节。才9岁的宋阳正放学在家无事,便琢磨着怎样去北京,像妈妈一样,去见毛主席,并且提出到北京读书,相信主席外公会帮助的。

这想法让小阳正激动了好些日子,只是没有动身的钱,这“壮举”才一推再推。机会终于来了。那天妈妈让他去储蓄所熟人那里拿10元钱回来。宋阳正满口应承。当时他正打着赤膊穿着条裤衩在地上玩,心想就这么赤膊去北京见毛主席可不行,便让妈妈丢了一件褂子下来,说是要穿衣服去别人家礼貌一些。

图丨毛主席

陈国生随手给了一件二女儿的花衣给他。宋阳正穿了这件花衣,飞也似地向储蓄所跑去.....午饭时刻到了,不见宋阳正回来。家里人以为他贪玩,忘记了回来。

晚饭时刻到了,仍不见他的影子。这一下陈国生有些生气了,派人去找,一直找到长沙街头灯火辉煌。仍不见有儿子的踪影。一个晚上在不安和希冀中就这么过去了。

通知派出所,通知公安局,满城寻找,到处打听,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晚上在焦虑和痛苦中熬过去了,最后又通知船码头的打捞队.....

而此刻的宋阳正,正在武汉长江口发窘,因那时过江,需要有单位出示的证明,而宋阳正,一个毛头小孩,到哪里去弄证明?恰巧,这时来了一队解放军家属,宋阳正脑子一动,跟在一家人后面,大摇大摆地过了江,然后搭车直上北京。

到北京后,他四下打听田家英住的地方,因为他听到母亲说上次她来见毛主席就是田家英接待的,所以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找田家英。

图丨田家英

小阳正还真的找到了田家英。有关这一“大”一“小”两个人物的对话,我们从田家英1953年8月31日给陈国生的信可以猜出种种细节:

国生同志:八月二十八日来信收到。宋阳正于八月二十日单身来北京找我们,据说你要他到北京来,曾要他带来一信,但信在武汉丢了。我们对他进行了解后,判定他是你的儿子,故收留下来。宋阳正向我们要求介绍进学校读书,但因他年纪太小,不宜离开家庭;加以北京学生多学校少的情况,我们也无法解决他的入学问题。所以,决定把他送回长沙。现由张洪德同志送他回去,并带去毛主席送给你们的壹百元,作为给孩子们制衣购买文具之用。宋阳正回去后,请你们加意照管,不要让他再乱跑了。专此,致敬礼田家英

不算宋阳正在路上的时间,他8月20日抵京到8月31日写信,这其间又是11天的时间,陈国生在家简直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刻不得安宁。为了寻找宋阳正,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部长易礼容、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政务院秘书长李维汉等均先后出驾,请公安、内务部门广为侦探。

事情也惊动了毛主席,后来当田家英向毛主席汇报宋阳正来京的穿着打扮以及一些幼稚之举时,毛主席宽厚地笑了。毛主席知道陈国生在家一定很着急,便让秘书安排张思德的弟弟张洪德护送回长沙,并取出一百元钱让张洪德带回,以作为给孩子们添置衣服等之用。

图丨毛主席

就这样,宋阳正这一“壮举”,惊动了上下无数人众,最后由中央办公厅买票,毛主席派人护送回长沙。几十年过去了,说到这事,陈国生还是感慨万千。她觉得,自己的一家时时刻刻受着党中央、毛主席的关怀,这种幸福感,是永生难忘的。

转自原作者:读懂城市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彩人间平台,彩人间官网,彩人间网址,彩人间下载,彩人间app,彩人间开户,彩人间投注,彩人间购彩,彩人间注册,彩人间登录,彩人间邀请码,彩人间技巧,彩人间手机版,彩人间靠谱吗,彩人间走势图,彩人间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人间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